怎么样塑造我们的城市?

2021-10-13 13:34:36
浏览次数:
  许多雕塑成为领导的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,这是当前城雕总体水平不高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   据了解,如果把雕塑任务交给正规的机构或雕塑家,一件完整经过前期策划、评估、小稿设计、方案修改*终成品的城市雕塑,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工作周期,花费至少在10多万元。而如果找一些民间所谓“公司”和“工程队”来做,几个月就可完成,花费也只需要一两万元。

       对于一些地方政府领导而言,雕塑所需的钱不是问题,但时间有点等不及。“常有这样的情况,地方政府兴致来了,就找到我们,要求我们在半年甚至两三个月时间拿出成品来,这根本就不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。太浮躁,太急功近利了。”曹春生教授说。

       不少雕塑家都有对自己的作品痛心疾首的酸楚经历。身不由己,多种非创造性因素直接参与的结果往往使作品*后成为一个“四不像”的折中妥协物。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胡希佳在一篇文章中谈到,长官意志主宰雕塑作品设计,雕塑家自身的艺术特点无法体现,在制作上,又只把城市雕塑当成一个工程来做,外行指挥内行,让雕塑家成了被动执行的“工匠”。有些城市雕塑不按雕塑本身应有的成本制作,更不按雕塑正常的工作周期施工,需三个月的制作工期,只给一个月的时间,加之部分施工单位的水平有限、偷工减料,“垃圾雕塑”的产生也就再容易不过了。

       更多的业内人士呼唤以立法手段规范和协调城市雕塑市场。

       白一教授认为,对于国内城雕建设中存在的种种问题,应当通过加强城市雕塑规划来解决。

       所谓的“城市雕塑规划”,即“在城市总体规划的基础上,通过综合分析、考察城市历史文化、经济结构、各种社会资源及风土人情、人文景观和城市性格品质,经过全面、系统化的构思、创意设计,形成科学、文化、生态、发展的综合规划体系,形成全局性的雕塑艺术意象组合形式。”

       在这个长长的学术定义之外,白一已经参与了几座城市的雕塑规划项目。他认为,通过规划,可以使城市雕塑摆脱目前“乱”、“散”、“滥”的局面。“以前做雕塑,是一件一件做,后来是一组一组做,今后要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去做。”

       不过,也有人对此持保留观点。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、教授陈云岗认为,在我国,能够制定城雕规划并认真落实实施的城市,几乎没有。重要原因之一在于,我国正面临着历史上*为迅猛的城市化进程。城市本身的面目尚处于不确定之中,遑论城市雕塑。“真不知道,当前我国哪一座城市的规划能够让人看到,并看清楚某条街、某座楼、某片广场、某种色彩是确凿的?当这些因素均不确定时,相应的城雕规划的实际意义则大大降低。”

       更多的业内人士呼唤对城市雕塑市场的规范和协调。有专家认为,对包括城市雕塑在内的公共艺术进行立法已经刻不容缓。作为一种与建筑、公共环境关系密切的艺术形式,城市雕塑注定与城市建设规划紧密相关。我国的城市建设发展非常快,以至于规划经常赶不上变化,随意性太强,在城市建设中应该用立法的手段来解决。

搜索